呦吼吼

曾经的锤基爱好者,现在的盾冬,霜冬霜爱好者,垃圾写手,词汇匮乏,脑洞诡异,懒癌晚期。希望文笔可以磨砺得越来越好吧233

谁能想到,抖森森的美照热度比我写的文还高、我该悲伤还是该高兴_(:_」∠)_

抖森怎么这么好看!

日常花痴~

辛辛苦苦码完字没保存,心态爆炸了。坑王又挖了新坑,一更完,最晚后天一定更!咕咕咕。


漫威爸爸好像要洗白Loki了…听说复联一的时候Loki是被心灵宝石控制了?果然是个人剧要出了吗( ̀⌄ ́)其实混沌邪恶的我还是更喜欢亦正亦邪的Loki…既然Loki要有个人剧了…那么…Loki复联三没死对不对!对不对!他还活着对不对!(发出不理智的声音

话说锤一的基妹真是盛世美颜啊,日常想舔(¯﹃¯)

【霜冬霜】【日常向】The homeless prince and his guardian

 洛基不喜欢被忽略的感觉,所以他选择不断地恶作剧以博得众人哪怕一秒的目光——无所谓这是否是极度厌恶或是恐惧咒骂的。      


巴恩斯才与洛基进行第一次下午茶时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全程都在听洛基讲述他的“辉煌”过往,并且每讲一段后都会向他投来一种……亮晶晶的目光,像有两颗璀璨的宝石嵌在了他眼里一样,是一种与平时蔑视一切人类,高高在上反差很大的眼神,就像——高傲的猫在别扭地寻求认可与赞美一样。      


起初并不明显,但被训练地时刻紧绷的神经及时捕捉到了这种眼神,并福至心灵般的顺着洛基的意思夸赞了一番,使洛基愈发膨胀,也渐渐不再掩饰,而是直接将——蝼蚁快赞美本神明晃晃地写在了脸上。      


于是邪神和冬兵一直保持着这种模式,一次托尼路过时不幸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概是:呵,你不知道,要不是看那个绿色大块头长得奇丑无比,脏了本神的眼,我一个缩小咒下去他保证要被本神一脚踩死!   嗯,对,我知道你最厉害了,要不是不屑于与中庭蝼蚁们动真格,他们都不是你们的对手,我们邪神洛基天下第一。      


虽然冬兵的语调依旧是冷冰冰且没有起伏的,但这也是托尼第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话。他也惊叹于两人一人吹嘘一人捧的相处模式,当了个乐子说给了其他复仇者。

————————————————————   

然而,他没想到在托尔听了之后,颇为认真的说:“事实上,洛基说的是真的。”      


众人表情各不相同,但主要表现情感为:你逗我吧。呵,这个托尔果然是个弟吹。


————————————————————   


当巴恩斯买完热可可回来时,突兀地对上了洛基碧绿色的眼,这次表现得到是极为淡定,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开门杀”。      


“喂……Bucky,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他听到洛基有点别扭地说。      


其实他已经习惯别人叫他冬兵或是直呼其名了,Bucky这种乳名大概只有史蒂夫这样叫他了。他本想拒绝的,但看到洛基扭扭捏捏的说出这句话和他亮晶晶的眼神时,他还是罕见的服软了一下,“好……”      


洛基瞬间换上一副笑脸,悄悄合上身后的笔记本电脑。


“宠物认主第一部,学会回应主人给予的爱称。”      


他背过身去,笑的颇有些小人得志却与欣慰并存.     


计划通~

————————————————————   

虽然洛基和巴恩斯大多时候都一吹一捧,相处的其乐融融且两人都乐得自在。但他们还是会为些事大打出手的。      


对于红茶与咖啡,布丁与蛋糕,两人都极其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虽然接受过改造的冬兵很强,但阿斯加德第一近战法师也算是神。洛基时常会因为巴恩斯悄悄将他已经钦定好的下午茶布丁替换成蛋糕而咬牙切齿,而且会带着满腔的愤怒把巴恩斯变成一只猫。但巴恩斯始终保持着“这次算你赢,下次我还干”的坚定精神。只能说他对咖啡的爱已经远超他人了,不能为咖啡与洛基决斗的都是假咖啡党!      


自从托尔得知此事后,他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显得非常抑郁,头顶具象化出了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甚至时不时都会批下几道闪电。      


在这期间复联的各位又找到了新的打趣方法:你看到托尔了吗?   

哦,那一片黑乎乎的就是他了。      


为了保护复联大厦内的财产,托尼特派出史蒂夫前去一线战地与托尔进行交涉。      


“我的弟弟从前只对我恶作剧的。”托尔向众人哭诉。史蒂夫在一边无奈安慰着。      


“况且他把冬兵变的比我好看。我知道他喜欢猫的,他都没把我变成猫抱着过!”说到这,托尔的嘴角耷拉得像只哈巴狗,大概这就是嫉妒到变形吧。托尔不顾形象地继续说着,“他只对喜欢的人恶作剧的!他变心了!”      


托尼撇撇嘴,默默走开了,阿斯加德盛产神经病吗?      


像是洛基听到了这句话一般,一个漂亮的彩球突然出现在托尔头顶,砰的爆开,五彩缤纷的粉末撒了托尔一头,托尔脸上却漏出了介乎于兴奋与欣慰之间的微笑。      


下一秒,他变成了一只橘猫。      


史蒂夫感觉他的猫脸上都写着激动。      


托尼被爆炸声吸引回头,就看到了这引人哀叹的一幕,“好好的雷神,怎么说疯就疯。” ————————————————————   


洛基喜欢看星星。当然,这是巴恩斯的说辞。洛基是拒绝用这种浅显的词句交谈的。要按洛基的话来说,他这是在看风景,也在装点别人的梦境。      


巴恩斯心里想着:做梦梦到邪神,怕是做了个噩梦吧。      


洛基还在说着:“要不是怕你听不懂,我还有更文艺,更符合本神气质的呢。”      


巴恩斯失笑,“嗯……”      


两个习惯独自仰望星空的人,第一次体会到了除孤单以外的情绪。      


洛基讲着远处星座的故事,巴恩斯听着,这对巴恩斯来说很新奇,洛基也第一次有了除托尔以外的倾诉对象。      洛基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度过这样的夜晚是多久以前了,几百万年前吗?总之已经很久了。      


洛基意外的感到了些许的怀念了。      


巴恩斯毕竟没有洛基那样神抵的精力,在这样一个幽静的夜里,他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忽地,他听到一个细微得近乎不可闻的声音。      


“蝼蚁,我允许你抱一下本神。”      


巴恩斯睡眼朦胧地抱住了洛基,柔软的棕黑色发丝略显凌乱,划过洛基的脸颊。圆润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并不硌人,还热乎乎的,带着一股热可可的甜味。      巴恩斯已经睡了,故而错过了洛基那一句鲜少表露的话,他的声音比往常都要低沉,却意外的不显阴沉,反而有些柔和。      


“谢谢……”   

————————————————————      

有了巴恩斯的陪伴,洛基短时间内放弃了搞事计划。他甚至觉得……还不错,会有这样一个漂亮的人,每当他看向巴恩斯的时候,他总能得到一个淡淡的却专注的眼神。他们都有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像是自灵魂就是相同的。      


虽然洛基不想承认并竭力控制,但他还是对这个无时无刻不在注视他的人有了一些不应属于邪神的情感。      但他这次不想控制了,哪怕只是一次。      


“Bucky!”洛基似乎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便迫不及待地向巴恩斯倾诉,“我们搬出去吧!”      


“哈?”巴恩斯对于洛基突然的转变有些不适,最近洛基确实有点奇怪,他眼看着洛基从一个高傲,冷血的神渐渐向他靠近,把他最无害的一面展现给他:他也会为一个虚拟的人物悲伤甚至扬言要把这些作者变成青蛙。他也会孩子气的和他争论红茶与布丁关于下午茶的完美兼容性。他也会内疚会伤心,只是非死要面子做出一副无所谓不在乎的样子。这些变化让巴恩斯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为什么这么想?”他问道。心里却想着:如果他想搬出去,那我就帮他跟史蒂夫说一下。      虽然他也不受复仇者联盟待见,但总比洛基强点。      


“没,没什么……你不愿意就算了!”洛基高昂起头,又像是不在乎一般。      


“我乐意至极啊。我的二公主。”巴恩斯调笑道。      


洛基不爽地撇撇嘴,这不是他原来言听计从的,单纯可爱的Bucky了!的确,随着冬兵脑部的修复,他曾经的记忆也渐渐回复了。从原来冷冰冰的,一言不发的冰块变成了现在这样有时能与洛基调笑两声的Bucky。      


其实,洛基突然提出搬家是有原因的。      


他有点……害怕,怕哪一天巴恩斯记起全部的记忆就要离他而去了。到时候,Bucky的眼里将没有他,只有该死的史蒂夫。      


洛基能窥视别人的记忆,却无法修正,亦无法改变他的情感,哪怕这份情被冰冻过,被敲碎过。      


是洛基不能改吗?不,不是的。只是巴恩斯千疮百孔的脑子受不了这样的改造了。他不像让他像他一样冒险。      


史蒂夫只拿他当朋友,他能感觉到,但他摸不清巴恩斯的心情,如果史蒂夫敢伤害Bucky,他彻底与复仇者联盟决裂也要弄死他。      


“都听你的吧。”巴恩斯想了想,不想扫了洛基的兴,像以往一样顺从了洛基的想法。      


反正他在这也挺招人烦的。      


“那说好了!”洛基用绿幽幽的眼睛注视着他,巴恩斯甚至能在那双清澈的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我不说回来,你就不要回来。”      


“好。”巴恩斯扯出了一个浅笑,语气是自己都没能察觉到的宠溺。

————————————————   

事实上,这事的确是洛基多虑了,他还在筹划搬出去搞事的详尽,一群讨人厌的蝼蚁就找上了门。      


他发现时,巴恩斯已经被包围了,尽管他全速冲向他的Bucky,甚至不惜牵动旧伤,却还是晚了一步。      


他看到领头的人嘴巴开合了几下,巴恩斯就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像是陷入了梦魇一般。      


洛基只觉得怒火中烧,太久没露面表示一二,这群蝼蚁就真以为自己能上天和神肩并肩了?!他的个人财产也感动?      


他凭空招出权杖,只是轻轻一挥,湛蓝色的火焰就像要吞噬了一切。火焰像是刺骨的冰冷,却又以惊人的温度焚烧着一切,一群人发出极度凄厉的惨叫与痛呼,洛基此刻脸上却不带一丝表情,一双眼睛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甚至隐隐带着一丝嗜血。如果巴恩斯看到此时的洛基,一定会大感陌生。      


洛基这一次的确有点生气,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他本来想留个活口问问情况,却失控地直接将方圆几里都化为了灰烬。若是往日,一个城市的蝼蚁他都不放在心上,这零星几个他连看都不屑于看一眼。毕竟中庭人生命短暂,他甚至不需要做什么,一百年不到,他们自己就会死去。      


洛基脸上懊恼之色只存在了一瞬,便又敛起了声色。他一个响指,四周肆虐的火焰便凭空消失。一片焦土中,只有巴恩斯身下的土地还完好如初。      


“Bucky!”洛基控制好了力度,轻轻摇了摇巴恩斯,语气略有些不好。      


然而巴恩斯还没醒,复仇者联盟的一众人等便急急赶来。众人看着一片焦土,也就是洛基的杰作陷入了沉思。      


托尼想前去询问一下事情的经过,不料却听到洛基低沉的声音:“离我远点。”声音略微颤抖,却又竭力压制着,像一个受伤的野兽,仍高傲地维持着表面上的尊严。      


洛基真的有点着急,明明哪里都没有问题,可巴恩斯就是昏迷着,他的眉头紧锁着,伴随着时不时轻微的抽搐,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溺水的人般,显得极度无助。      


就像那时的洛基一样。      


但他们不一样。洛基是神,他的生命力顽强的可怕,可巴恩斯只是一个被改造的人类,身体各处都已经受损,他经不起太大的打击了,对于针对脑部的攻击,巴恩斯的防御力几乎为零,一点攻击就能置他于死地。



霜冬真的是冷圈吗QAQ,自己产粮,丰衣足食?


【霜冬霜】你我皆不凡

*无复联三*偏日常的小甜饼(名字瞎起的,纯粹为了押韵,可能后期会改)


地球在经历了接连不断的危机后终于迎来了长期的和平。复仇者联盟的众人围坐在一张桌前,是许久不见的正式与体面。

  

  一个略显轻佻却颇具优雅的声音极不适宜地打破了几人几人间默契的沉默,“我说,你们这群蝼蚁在想什么?把我留在这,觉得最近过得有点清闲了是不是?”正是洛基,再看原本严丝合缝的大门已只剩残骸,显然遭受了来人极尽残忍,极不人道的迫害。

  

  “那个门真的挺贵的。”史塔克无奈地抱怨了一句,缓解了一下众人一瞬间紧绷起来的神经,也为了将方才沉默的会议进行下去,首先开口。

  

  其余人均是没什么好脸色给这位“邪神”,继续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甚至故意偏过头,连个正脸都不想赏他。

  

  会议室又陷入了沉默。

  

  “史蒂夫!”又是一声不属于此次会议的声音,“我刚刚还在找你!”“冬兵”用沉默而冰冷的语气陈述着,一身沾了点薯片渣的黑色休闲服显得格格不入。

  

  “咳。”洛基靠着墙轻咳了一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脸上又挂上了那种看好戏的戏谑表情。

  

  巴恩斯闻声看去,又缓缓地扫视了四周,才极其迟钝的意识到了什么,“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真抱歉。”他又冷冰冰的问道,说实话,别人很难从他那毫无起伏的语调中感受到什么歉意。

  

  “没什么。”洛基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已是反“客”为主地抢先用那不慌不忙的语气陈述道:“‘我们不能让他们两个呆在这了,政府已经对此事表示不满了,再这样没个回应恐怕会引起社会恐慌。’这是托尼·史塔克先生说的。

  ‘可不在这待着他们还能去哪?’这是我们的美国队长说的。看得出他真的很在乎你呦~”

  

  说到这,洛基用极其露骨的眼神扫了他们一下,接着又恢复平淡的陈述语气说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的话,要不要像明星洗白一样洗白一下?’这是我们思维跳脱的彼得提的一个极其不靠谱的主意。

  大概只有我们的史塔克先生愿意正经回答,他说‘你忘了他们手上有几条人民了?’我哥,也就是托尔,一言不发,估计我这个问题‘弟弟‘很让他苦恼啊。”

  

  “你偷听到了。”史塔克只是顿了一下,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继而转头对史蒂芬说道:“我就说你的那什么魔法阵不好使吧。”

  

  史蒂芬耸肩,略表无奈。

  

  “不用纠结了。”洛基淡淡的说道,“我要回约顿海姆。”

  

  除了巴基斯以外,在座各位的第一反应是:这才是放虎归山吧!

  

  “这不可能!”“想都别想!”

  

  洛基无奈笑笑,继而道“看。这是你们说的。”他挥了挥手,“蝼蚁们。别再来烦我。”

  

  众人不知说什么好,但就连托尔也一时无言。这一次颇为正式的会议,被洛基成功的搅和的一团糟。

  

  巴恩斯呆呆的站在原地呆了一会,随即也出了门,追向洛基。

  

  “你好。”巴恩斯冷冷的说道,洛基也回以一个冷淡的微笑。

  

  看着巴恩斯略有些窘迫的表情,洛基忽地来了性志,这个人工改造蝼蚁有点意思~。他猛的靠近,纤长而冰冷的手指轻轻地捏住巴恩斯的下巴,脸渐渐靠近,语气特意表现的有些轻佻与阴郁,“蝼蚁,找我,想干什么啊。”

  

  洛基与他忽然缩短的距离把他吓了一跳,他猛地后退,机械臂下意识地朝洛基那张颇具侵略性的脸砸去。洛基一抬手,风轻云淡地接住了那连美队都抵挡不住的重拳。

  

  巴恩斯一皱眉,略感震惊,想不到洛基长得纤细,力气也不小。

  

  洛基却笑出了声,“你不一样。”他低眉看着他,“你和一般蝼蚁不一样。很胆大嘛~”

  

  “不要用那种语气!”巴恩斯被他那上调的伪音撩拨的汗毛直立,极其抗拒地说道。

  

  “呦~”洛基又笑出了声,睫毛轻颤着,眉头却紧皱着。阴森又有些疯癫。“和我来杯下午茶啊。”他提出了邀请。

  

  巴恩斯没拒绝,沉默良后木木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当然经过这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他也忘了自己要问什么了。洛基欣然一笑,算是自认收了巴恩斯这个小弟。

——————————————————————

  没人知道那个下午茶上发生了什么。

  

  总之从此众人发现,洛基和巴恩斯莫名其妙地搞到了一起,近乎形影不离。

  

  对此他们还挺担心的,万一这两位(主要是生命不息搞事不止的洛基)闲的没事想要侵略什么星球,想重新收复真算不上容易。

  

  然而两人再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大多时候只是一同坐在阴影中读书,或者进行奇特的人神混搭下午茶。反而让众人有些担心了。

————————————————————

  那次巴恩斯偶然撞见洛基在屋子里调酒,他从不知道洛基还会调酒,颇感惊讶,当然,事实证明,洛基确实不会。看着是好看的蓝绿渐变,如清冽的蓝天,通透的海水,还极其细心地在杯壁上挂了一个漂亮精致的柠檬片。卖相不错,味道也是惊天动地。

  

  巴恩斯对自己的好奇心感到想要抽自己一巴掌。只是略微靠近闻了闻,就被呛出了眼泪,是那种混合了芥末,某种排泄物和蛇胆的味道。他打从心底里觉得洛基挺适合做生化武器的。

  

  接着洛基在杯上施了什么法,巴恩斯看不出什么明显变化,几天的时间让他渐渐熟悉了洛基的秉性,他知道,一会洛基会向他解释邀功的。

  

  然而,洛基没解释什么,巴恩斯也没有多大兴趣刨根问底,但他还是顺着洛基的喜好默默地夸了一句:“很好看。”

  

  洛基这次没漏出什么满意或是自得的表情,只是轻轻地笑笑,“这是给托尔的‘恶作剧’。”

  

  “你很喜欢这样吗?”巴恩斯有些不解,他不觉得洛基会喜欢做这种事,在他印象里,他就如同北欧神话里所描述的神邸一般,高傲而蔑视这一切。他总是安安静静地读着自己看不懂的书,偶尔会与自己炫耀些他“游历”中的“有趣”经历。

  

  “……曾经挺喜欢的。……但你知道,人是多变的,而大多数神也不例外。”洛基收拾着桌台,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那你做这个干嘛?”

  

  “为了让我哥,也是所有人知道,我最近没做什么是为了新的恶作剧。”他顿了顿,音调冷了下来,不同于往日轻佻的语调,“而不是为了一个更大的邪恶计划。”

  

  他一打响指,一杯酒凭空消失,巴恩斯知道,托尔要倒霉了。

  


本文随缘更新

  

  

  


因为最近扫黄打非,要鸽了改大纲啊~

第六章被屏了,我恨(不是我不更新啊)

锤基【HE短篇】等我

“Loki,在阿斯加德等我哦。你生日前我会赶回来的。”Thor笑着对Loki说着,眉目间尽是热烈的爱意。午后暖黄色的阳光为他打上了一层漂亮的阴影,显得整个人温暖而柔和,现在的Thor不是要忙着拯救黎民百姓的雷神托尔,是属于Loki一个人的爱人。

“那很危险。”Loki皱着秀丽的眉,嘟囔着说到。

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我不想你去。

“我知道,亲爱的,但这关乎于全宇宙的安全,我不能坐视不理。”Thor安抚般地笑笑,语气像在讨论午餐一般轻松,眼眸中却尽是深沉,像一片汪洋一般,令人沦陷。

Thor是乐观主义者,可Loki不是,每一小段与Thor相处的时光都是那么宝贵——就像是他偷来的一般。

见Loki的表情没有松动分毫,Thor又笑笑,“你不是喜欢排话剧吗?”他语气轻松,“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回不来的话,就把我们的故事排成话剧吧,至少给他们安排一个快乐的结局,也算是圆满了。”

Loki的表情更难看了,他宁愿拍一个歌颂Odin的垃圾话剧,也不想排这东西,永远都不想。

Thor也注意到自己的安慰似乎起了反效果,也不由地有点懊恼,试图重新活跃气氛,“我做主把复仇者联盟的全体成员的形象版权卖给你了!你找一只猪来演班纳都行。”他把脸凑到Loki的面前,眨了眨眼,“代价是……一个吻。”

Loki低着头,他不想表现出什么悲伤的情绪扫了Thor的兴志,却似乎失去了这方面的自控力,一个轻柔的吻落下,他闭上眼,迫使自己挤出了一丝笑容。

“我等你。”

Loki的生日如期而至,Thor却失约了。

Loki笑着读完了一封邮件来自中庭的邮件,面上没有丝毫的不快。

他嘴里轻哼着一首童谣,缓缓地将那封信收好,童谣是Thor小时候最喜欢的那首。

他打开灯快速的写了些什么,足足有几十页纸,以至于完成时夜幕已经降临了。

“真是的,自己回不来就说一声嘛,我又不会真生气,大不了我去找你。”Loki小声说着,“等着我。”

就这样,Loki与Thor在话剧中过上了幸福,美满,快乐的生活。

刚才我同桌问:你有偶像吗?
我:有啊。抖森啊。
同桌:谁啊
我:复联知道不,演Loki的那个。
同桌:你喜欢洛基啊
我:对啊,咋了
同桌:那你挑个一个复联里战斗力最渣的,哦不,他都不是复联的
我:扎心
同桌:你看复联三了吗
我(无比骄傲):三刷哦
同桌:那你花了一百多就为了看洛基不到五分钟的死亡过程?
我:吐血身亡
结局是我打爆了同桌的狗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