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吼吼

热爱锤基,热爱叶黄,热爱欺诈,热爱吃刀吃糖,以及疯狂吹P大,偶尔开车的慢热文手一只

其实我是个沙雕画手啊⊙▽⊙

第六章被屏了,我恨(不是我不更新啊)

为了证明本人还活着且没有弃坑,没忍住提前把图发出来了_(:ᗤ」ㄥ)_

锤基【HE短篇】等我

“Loki,在阿斯加德等我哦。你生日前我会赶回来的。”Thor笑着对Loki说着,眉目间尽是热烈的爱意。午后暖黄色的阳光为他打上了一层漂亮的阴影,显得整个人温暖而柔和,现在的Thor不是要忙着拯救黎民百姓的雷神托尔,是属于Loki一个人的爱人。

“那很危险。”Loki皱着秀丽的眉,嘟囔着说到。

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我不想你去。

“我知道,亲爱的,但这关乎于全宇宙的安全,我不能坐视不理。”Thor安抚般地笑笑,语气像在讨论午餐一般轻松,眼眸中却尽是深沉,像一片汪洋一般,令人沦陷。

Thor是乐观主义者,可Loki不是,每一小段与Thor相处的时光都是那么宝贵——就像是他偷来的一般。

见Loki的表情没有松动分毫,Thor又笑笑,“你不是喜欢排话剧吗?”他语气轻松,“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回不来的话,就把我们的故事排成话剧吧,至少给他们安排一个快乐的结局,也算是圆满了。”

Loki的表情更难看了,他宁愿拍一个歌颂Odin的垃圾话剧,也不想排这东西,永远都不想。

Thor也注意到自己的安慰似乎起了反效果,也不由地有点懊恼,试图重新活跃气氛,“我做主把复仇者联盟的全体成员的形象版权卖给你了!你找一只猪来演班纳都行。”他把脸凑到Loki的面前,眨了眨眼,“代价是……一个吻。”

Loki低着头,他不想表现出什么悲伤的情绪扫了Thor的兴志,却似乎失去了这方面的自控力,一个轻柔的吻落下,他闭上眼,迫使自己挤出了一丝笑容。

“我等你。”

Loki的生日如期而至,Thor却失约了。

Loki笑着读完了一封邮件来自中庭的邮件,面上没有丝毫的不快。

他嘴里轻哼着一首童谣,缓缓地将那封信收好,童谣是Thor小时候最喜欢的那首。

他打开灯快速的写了些什么,足足有几十页纸,以至于完成时夜幕已经降临了。

“真是的,自己回不来就说一声嘛,我又不会真生气,大不了我去找你。”Loki小声说着,“等着我。”

就这样,Loki与Thor在话剧中过上了幸福,美满,快乐的生活。

刚才我同桌问:你有偶像吗?
我:有啊。抖森啊。
同桌:谁啊
我:复联知道不,演Loki的那个。
同桌:你喜欢洛基啊
我:对啊,咋了
同桌:那你挑个一个复联里战斗力最渣的,哦不,他都不是复联的
我:扎心
同桌:你看复联三了吗
我(无比骄傲):三刷哦
同桌:那你花了一百多就为了看洛基不到五分钟的死亡过程?
我:吐血身亡
结局是我打爆了同桌的狗头←_←

我作为一个画手发老福特啦~
深夜摸鱼的傻屌产物,图随便拿(然而并没有人会抱图)
P2算刀吗?
锤基占tag抱歉(我不知道怎么取消了QAQ)

【锤基】你是我无法触及的光(五)

【幼儿车警告】
建议偶然刷到的小可爱先把之前几篇看完哦♥

Loki在大街上快步走着,中庭人大多是Beta,所以他不用太过紧张,不然反而容易露出马脚。对于Beta来说,他们只是感觉一股寒风刮过罢了。

虽然抑制剂是被明令禁止出售的,但奈何某先生财大气粗,作为中庭最杰出的Omega,建立了唯一一个能正规出售抑制剂的药店。

大概是最近Loki不顺心的事经历太多了,这次竟出乎意料的顺利,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抑制剂的有效期太短了,只能坚持十二个小时。不过这对Loki来说不算难事,十二小时足够他做好之后的打算了,他可以先去黑市买一批高级抑制剂,然后离开中庭,也远离阿斯加德,哪怕抛开阿斯加德二王子这么个“高贵”的身份,他也不想再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了,毕竟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种事情实在令人不爽。

等我建立自己的军团,打回阿斯加德,就把Frigga光明正大的接过去,她的两个儿子都是王,她一定会高兴的!Loki难得做了这么一个愚蠢的白日梦,脚步却不免的有些轻快了,连唇边都罕见地带起了一抹笑意。

Thor才摆脱中庭人的围观,仅是一眼,便看到了街对岸的Loki。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不论是衣领还是袖口,都一丝不苟的系着,没有一处褶皱,显得利落又干净。墨色的中长发略有些慵懒地散落在肩上,却不显得邋遢,反衬出了一派不羁来。他走在阳光与高楼投下的阴影之间,白皙的脸上一半被暖黄色的阳光笼罩着,另一半则稍显阴冷。但他此刻是面带微笑的,朱红色的薄唇微微翘起,并不显得薄情,只是有一股少年般的肆意与潇洒,碧绿色的眼眸里也盛着满满的笑意,似乎驱散了另一半的阴冷,他就像一束阳光一般,绚丽而又夺目,照进了Thor的心里。

不知是忍受不了太阳的强光,还是感受到了某处投来的灼人的目光,Loki眯了眯眼睛,便要走到阴影里。

Thor只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深深的埋了进去,只是惊喜冲昏了头脑般不顾一切地大喊道,“Loki!”

Loki被这突然冒出的熟悉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停住了脚步,目光略带不爽的扫向声音的源头。

怎么会是他!Loki吓地一哆嗦,那一头乱七八糟的金毛和堪比狗熊的躯体,绝对是Thor没错了。

在极短的时间之内,Loki极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逃跑的利弊,先不说自己能不能跑过Thor都是了未知数,就算侥幸逃脱了,下一次见面呢?难道要一直躲着他,隐姓埋名?说实在的,Loki并不想。

做出一番选择后,Loki马上收起了那一闪而逝的错愕与不悦,脸上极其自然地挂上了“惊喜”,“别扭”又有点“讨好”的微笑,且特意用法术将自己本就苍白的脸色再多添几分憔悴,尽力使这个“哥哥”会在看到自己后产生浓浓的愧疚之情。“哥哥!”他“热情”地回应道。殊不知自己那一闪而过的错愕少见地被Thor抓了个正着。

Thor快步走向Loki,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充满爱的熊抱。
“弟弟,你可不该偷偷跑来中庭的!”然而下一秒他就瞥见了弟弟憔悴的脸色,心一下就软了,不由得放缓了语气,哄小孩一般说道,“乖,跟哥哥回去吧。”

Loki听了心里一抽,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是想大骂一句妈的,但皇室的教养使他终究还是把这句话憋了回去,脸上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多奇妙的诡异表情,他像是抱怨地说道:“我要是回去了,去哪?地牢吗?”

“你在忍一忍吧,Loki,母亲已经在跟父亲求情了。”Thor说得越来越小声,也有点心虚,如果不是自己,Loki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眼睛也飘到了别处,不敢正对Loki那双冰凉的眸子。

好机会!Loki见到他的目光看向了别处,自知时不我待,于是装作生气闹别扭一般跑了,跑得不快,是Thor能跟上的速度,为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为真正的出逃做准备。

Thor见状,果真跟了上来,直跟到Loki临时的居身之所,见到弟弟如今竟要住在这样破败的小旅店里,他怎能不愧疚,可估计自家弟弟的面子,他最终还是眼看弟弟钻进屋子不出来,只好在他隔壁开了一间房。

Loki回到屋子,把衣兜中藏着的刀狠狠地摔到了床上,眼里是阴厉与某种不明情感的混合物,小刀出鞘,把床单割除了一条小小的口子,似乎也在Loki的心上划了一道口子。他几乎要把两条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了,不知是计划再次被打乱的气恼,还是对于自己没料到Thor会来中庭的自我谴责,总之,他心情不太好就是了。抑制剂只能维持十二小时,而正常发情期应该有三到五天不等,这么和他耗下去没什么好处,不如趁夜晚溜之大吉,但在此之前他要把所有抑制剂都打进去,以防行动中突然发情。然而没有过这方面经验的Loki并不知道,抑制剂的效果并不是叠加的。

因此,放心睡觉的Loki在一阵令人不安的燥热中惊醒了。

我不是打了抑制剂了吗?这是Loki的第一反应。

妈的,黑心商家。这是Loki的第二反应。

可怜的厂家就这么背了一次巨大黑锅,且荣登Loki的记仇的小本子。

等到Loki反应过来时,他的信息素已经顺着门缝飘进了Thor的房间,而感受到了信息素的Thor已经敲响了房门,“弟弟,你在里面吗?”

Loki忍着浑身的燥热下了床,他的信息素不可能转移到别的人的身上,那么想要隐瞒身份,只能用这招了。

门开了,但只能算是半掩着,一个女人探出了头,那是一个长得极美的女子,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散着,一双天蓝色的明媚眼眸似有千言万语,散发着勾人的味道,全身只穿了一条纯白色的长裙,勾勒出女人完美的曲线,她似乎是没穿内衣,两个略微突出的点极其显眼。Thor一下就闻出那时上午闻到的Omega的信息素,那冻死个人的味道实在是令人难以忘却,却没想到那竟是个热情勾人的Omega。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家弟弟的房间里!

女人似乎察觉到了Thor的疑惑和那一丝不满,语气有些轻佻的说道,“怎么,只许你在中庭找小女朋友?”末了还撇了一眼Thor,紧接着就要关门。

Thor用身体卡住了门,没来由地升起一股不爽,语气有些生硬地问道:“Loki在哪?”

“在,洗,澡~”女人呵呵一笑,用细腻而冰凉的手略带暧昧地轻抚向Thor,吓的他向后一退,女人便就势关上了房门。

——————————————————————————————
我回来啦!国庆要出去玩两天,周五更(可能会剧短)
深夜产物,如果有语句错误请勿介意。

因为最近有点偏头痛,而且月考将至,一直都在鸽,实在抱歉!(百度搜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身患绝症……)

[锤基]你是我无法触及的光(四)

呦!我,终于,更新了!
部分与原著不符
超级短
开始啦。

Thor来到了中庭,这个地方曾经让他留恋不已,而现在他满脑子都只充斥着一个想法:我要把Loki带回阿斯加德。虽然中庭还不足以于阿斯加德媲美,但中庭的确算是“地广人稠”了,在这么大的星球上,找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故意躲着他的人,已经比大海捞针更困难了,就像让Thor用他那双抡锤子抡得起飞的手绣绢花一样令人不敢置信。

哪怕Thor是个及其不拘小节的人,一些比较重要的小事他还是多少记着就行的,比如他曾经脑子进水跟弟弟吹嘘,自己怎么在中庭大展身手顺便找到他心爱的中庭姑娘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发生在纽约。

Thor清楚Loki的秉性,他从不会做自己无把握的事情(特例都给了Thor),那么这个搜索范围就小多了,一个纽约罢了,他一星期内准能翻遍的。

忽地,Thor只感觉有一股逼人的寒气袭来,带着一股薄荷般的清香——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虽然Thor是一个Alpya,但这种信息素实在不让人有什么欲望靠近,味道很大,似乎那个发情的Omega就在附近,为了避免发生什么错误的事情,Thor快步离开了。

Loki从噩梦中惊醒时,已经日上三竿了,疾病没有丝毫的减缓,甚至那一股燥热更为明显了,似乎要把他整个人蒸发掉一样,实在让他难以忍受。

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了,什么病能让他这个“神”这么狼狈?虽然令人绝望,但种种迹象表明,他,曾经的Odin之子,诡计之神Loki,大概是一个Omega,且现在处于发情边缘。

依旧是那个发霉的,潮湿的硬床板,Loki现在却只觉得自己像是躺在一个漩涡中,渐渐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情绪淹没,吞噬。

好,真好。Loki自顾自地想着,我现在连最后的机会也没了。

他真是输得“心服口服”。

如果现在回阿斯加德,至少死罪就能免了吧,毕竟Omega是稀有物种,而打光棍的Alpya可不少,送出去联姻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糟糕的事情接踵而来,打得Loki措手不及,却仍不能让这位自负的诡计之神放下他“尊贵”的身量,哪怕他的脊骨已经被敲断,哪怕身后是一片狼藉,他也不会漏出丝毫的慌乱。他阳光下的一面永远是那么完美无缺的。

切,这点小事会难倒我吗。Loki的心在剧烈地波动后又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躺在破木板床上从容地思考起了对策。没什么能真正打倒诡计之神。

我可以先去找一个高级抑制剂再做具体打算,而在这之前,我得先施法隐藏信息素。Loki打好自己的算盘,就决定行动——他可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然而他忽略了一点——发情期的Omega是无法完全控制魔力的,所以,在Loki失败的法术下,他的信息素味道更大了,如果说之前是清凉的话,现在他的信息素就是刺骨了。味道放大了后,Loki才发现,自己的信息素竟然是这种柠檬薄荷的味道,完全不讨人喜欢,说不定就这个味道都能把发情的Alpya搞得性冷淡。

他又要好好担心一下自己的小命了,比他可爱的Omega多的是,再饥渴的Alpya也不会接受自己吧。到时候联姻泡汤,又免不了一死了,当然,也许在他的“好哥哥”Thor的求情下变成终生囚禁也不是没可能。

虽然危险,但Loki还是出门了,他不能坐以待毙,他向来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

他没有发现街对岸一个被中庭人包围的金发男子,也就是为了躲开“他”而正准备离开的Thor。

最后祝大家中秋快乐!

小可爱们中秋快乐啊♥

今天九一八,为了尊重烈士今天鸽了(根本没人在意你个不鸽吧喂!)